排行第七

这个人很懒,什么都没留下。

【色松】如何攻略傲娇②

*主色松,副数字,速度,末松
*校园paro,一松孤儿设定
*年龄差注意
*尽量不ooc


一松拍拍沾在身上的枝叶,看向两人离开的方向,眼睛微微眯起:“十四松和那人的关系可真好呢,不像我只能躲在暗处观察。”

叹了口气,一松走向教学楼的门口:“差点就被发现了,看来以后要小心点。”

【两个月前】

“喵~”

几只体型娇小的野猫围在一松旁边,一松摸摸这只,又抱抱那只,脸上是慢慢的笑意,完全沉浸在被猫包围的幸福感中。

啊,如果一辈子都能这样该多好。

一松闭上眼这样想。

可是没过一会儿,这种和谐的气氛就被打断了。

“那边是什么声音?”

一松皱眉往发出声响的地方看去,一个男生正在一棵树下跳着,好像是要够什么东西。

一松放下手里的猫,好奇心驱使他往那里走去。

“你好。”

男生似乎发现了他,开心地向他打着招呼。

一松认出了他是同班的十四松,但还是没有回应,径直向树上看去,原来是一只白色的小猫被困在了树杈上,紧紧抓着树枝不敢动弹。

“别动,我这就来救你。”

一松向猫喊了声,也不管它听没听懂,抱着树干两脚蹬着就爬了上去。

“呦西呦西,乖,乖。”

一松小心的抱起白猫,往下面看了看。

大树有点高,但也找不到其他下去的办法了,一松闭上眼准备往下跳,但是右脚却滑了下,整个人和猫一起从树杈上掉了下去。

猫!

一松本来是面朝下的,但为了保护怀里的猫,在空中扭转身体,然后安静等待摔在地上的疼痛。

“嘿,你还好吧?”

男生充满活力的声音在他头顶响起。

?!

一松这才发现他没有掉到地上,而是被十四松抱住了,他慌张地跳出他的怀抱。

“谢……谢谢。”

一松脸上的温度高的有点吓人,他没再敢去看十四松,连怎么离开的都忘记了,只是,在那之后,他会时不时地注意到十四松,最后发展到现在的跟踪。

大部分人都到了教室,一松走到自己的位置,放下书包,往角落里缩了缩,就趴在桌子上睡起觉,以至于他没有注意到另外一道探究的目光。

是他?

椴松在和十四松说话的间隙看到了一松,本来他是没有注意这个每天阴沉沉也不爱说话的同学的,但是发觉今天可能被偷窥的可能后他把班上每个人都做了分析排除,只剩下一松。

一松向来没有那么谨慎,去小树林后鞋上粘上的泥土还没有去掉,椴松的视线从上面扫过。

我喜欢的人,怎么可能让你抢走。

椴松的眼神渐渐冷了下来,眼底闪过一丝算计。

不知是不是错觉,一松感觉最近好像班里的同学都在刻意排挤远离他。

“一松,麻烦你把这摞作业送到4楼老师办公室。”

到了之后,又发现里面根本没人,想出去门又被锁了只能在里面待到有人来。

这样的事例已经有好几次了,他再迟钝也能想到有人在针对他。

可是那个人是谁,他却一点头绪都没有。虽然他平时无精打采的不爱理人,但也不至于有谁会怀恨在心。

算了,出去散散心吧,老是这样也不好。

放学后,一松没有立即回家,而是背着书包在外面闲逛,深秋的风还带着一丝凉意,吹在身上很是惬意。

【色松】如何攻略傲娇①

*主色松,副数字,速度,末松
*校园paro,一松孤儿设定,无血缘
*有年龄差注意
*可能会有点OOC


“一松松~该起床了,要不然就要迟到了哦。”

不用睁眼也能知道是谁在旁边说话,这种语气除了那个整天没事还喜欢黏在自己身边的臭松之外绝对找不到另外的人。

一松有些不耐的睁开眼,一张放大无数倍的脸正对着自己,温暖的气息都似乎打在了脸上。

“你想死啊臭松!”

一松照常一拳打在了空松脸上,趁那家伙捂着脸叫的时候迅速穿好了衣服,然后马上走出了房间。

他才不想和这个家伙独处一室呢。

“唉,今天的一松还是这么害羞呢。”

空松揉揉还在发疼的脸,明明一松没用多大力还故意装出一副痛的要死的神情:“脸好痛要一松亲亲才能好~”

“……”

一松瞪了他一眼,低头继续和桌上的饭作斗争。

多大的人了每天都这样,简直比三岁小孩还幼稚。

“哦对了,一松,今天工作有点忙,我可能会早点回来,自己在家要小心点。”

“嗯。”

一松低头闷闷的应了声,换好门口的鞋。

“我出门了。”

说完,也没等空松回复就关上了门,安静的室内只听见空荡荡的回响。

“早点回来。”

空松微微叹了口气,一松总是这样不与他亲近,他主动出击又会被直接打回来,到底怎样才能让关系变得更好呢,作为哥哥还真是困扰。

以前的一松多乖巧啊,小小的一团,还会揪着他的袖子撒娇,每次想到都感觉内心被萌翻了,可是现在也不会作出以前那种行为了。

可能是十年前他父母的死给了他太大的打击,才会变成这么内向的吧,当时作为一松父母最好的朋友,他就收养了这个孩子,一直到现在。

想想过去还真是感慨啊,这么多年过去了,不过现在最重要的是和一松搞好关系,今天就做一松最喜欢吃的菜吧。

“哈苏鲁哈苏鲁,马苏鲁马苏鲁!”

拿着棒球棍的少年一遍遍重复着挥棒的动作,仿佛不知疲倦般的,在阳光下挥洒着汗水,朝气蓬勃的样子极容易让人心生好感。

“今天也是这么精神呢,十四松。”

穿粉色衣服略显女气却不让人觉得做作的男生笑了笑,递上一块毛巾,看着少年的眼里满是温柔:“擦擦汗吧。”

“谢谢椴松。”

十四松露出个有点傻气的笑容,接过毛巾擦了擦身体:“我们走吧。”

“嗯。”

椴松跟上十四松的步伐,朝四周看了看。

刚才就觉得有人在看他们,难道是错觉?

椴松摇摇头甩掉这些不切实际的想法,就算是学校,这里也算是十分偏僻的地方,没理由会有人来这里的,更别说偷看了。

“哎,十四松,等等我。”

待他们走后,附近一个灌木丛窸窣作响,一个人影从里面走了出来。

“好险,差点就被发现了。”

【cartyle】在我死后(上)

新人写文,不喜勿喷哦。

浑身像灌了铅一般的沉,cartman皱眉,捂着发疼的脑袋起身,这才发现身边围了一圈的人。
“cartman女士,很抱歉,我们已经尽力了。”
穿着白大褂的医生摘下口罩,看向旁边显示一条横线的仪器,微微叹了口气:“您尽快办理后事吧。”
“不,Eric,我的孩子啊。”
Elaine闻言,像是被什么东西打中一样摊坐在地上,双手捂住脸颊,还是挡不住眼泪流下:“不,Eric,这不可能。”
看到自己的妈妈跟失了魂似的痛哭不已,Eric很有些奇怪的问了一句:“Mom?What's wrong with you?”
可他说完话好一会儿,也没有人回答他,医生护士早就走了,病房里只听得见Elaine的哭声回荡。
“Mom?”
cartman试图下地,却发现自己好像失去了触觉,脚直接穿过了病床浮在半空,身体整个成透明状态,连影子也没有。
“What the fuck?!”
cartman的心一阵阵紧缩,仿佛掉进冰潭一般,冷的发颤。
直到现在,他这才看见自己的身体还躺在床上,然后再想想刚才医生说的话。
我他妈的死了?!就这么不明不白的?!
他努力控制自己的身体,试图碰触Elaine,结果还是直直穿了过去,Elaine没有半点反应,而cartman也愣住了,站在原地半天没有动。
等cartman回过神来,眼前已经没有半个人了,清冷的月辉透过他的身体,洒下窗外斑驳的树影。
cartman努力平复了下心情,穿过医院的墙壁走到了大街上,他不知道自己该去哪里,只能低着头漫无目的的游荡。
啧,还真像是个被人抛弃的无家可归的可怜虫。
他无声的自嘲着。
直到看见一片明亮的灯光,他才停下脚步,抬起头一看,竟发现是kyle的家。
怎么会莫名其妙的走到这里呢,cartman有点迷茫,但他下意识的走了进去,甚至还推了下门。
kyle要是知道我死了,一定会开心的睡不着觉吧。
kyle的家里只有他的房间亮着灯,cartman像在自己家一样熟练的走进了kyle的房间。
kyle趴在桌子上睡得正香,穿着他那印着T&P的睡衣,白皙的胳膊把身下的卷子压出了痕迹。
这家伙又学习到这个点啊。
cartman想上前帮忙盖上毯子,却在伸出手的瞬间收回。
我已经,死了啊。
说不清心里是什么情绪,像是什么堵住了喉咙,眼眶发酸的感觉让他想哭,却又硬生生忍住。
只有基佬才会像个娘娘腔一样的哭呢。
cartman凑近了kyle,盯着他的脸出神。
平时似乎都没怎么仔细看过kyle的脸,只觉得他在生气时脸红红气呼呼的很可爱,才一次次针对他故意惹他发火,凑近了看才知道,kyle的脸很是白皙,长而微卷的睫毛因呼吸的缘故轻轻颤抖,红润小巧的小嘴像是引诱他亲吻一样微微张合……
“叮铃铃铃……”
突然响起的铃声打破了这暧昧的气氛,cartman像是偷吃被抓一样慌张,刚想找个地方躲起来就看见kyle已经醒了。
“喂,哪位?”
kyle的声音带着点刚睡醒的慵懒,他直起身,迷迷糊糊的接起电话,cartman在亮起的屏幕上看见了stan的名字。
又是stan,这两个说是好朋友其实是基佬的gay。
cartman扭过头去,心里涌上的那种名为嫉妒的情绪让他有点生气。
他早就知道自己对kyle的感情了,早在那次大庭广众表白之前,只是不敢让任何人发现,才故意处处针对kyle来掩饰内心隐秘的情感。
“stan,这不可能,肯定又是cartman的诡计。”
kyle似乎在劝说着什么,直到对面先挂了电话,kyle还显得极为激动的喘着气。
“Dame it。”
kyle低低的骂了一句,换上他平时穿的那套衣服出了门,动作很轻,没吵醒到还在睡觉的其他人。
cartman不知道他要去哪,刚才的电话他并没没听到多少内容,但还是跟在了kyle的身后,不管怎样,看看情况再说。